您当前的位置 :nen军事频道 > 经典战役 正文
老兵回忆解放厦门:群众冒战火把稀饭送阵地
http://news.nen.com.cn    2013-11-23 10:51  东北新闻网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订阅东北新闻报,移动发1到10658303 联通发DBXWC至10655800 电信发DBXWB至1065928080
十指连"新" "掌"握精彩--掌上资讯频道 东北新闻网手机版 3g.nen.com.cn

  口述者简介:王保田,山东莱州人,1926年11月出生,1944年12月入伍,1993年9月离休。曾任31军参谋长、副军长,江西省军区司令员等职,解放厦门时任31军274团1营营长。

  1949年春天,我们部队渡过长江,挥戈南下,消灭了由南京向杭州逃窜的敌人,紧接着又参加了上海战役。休整半个月后,第十兵团接到中央军委命令:进军福建、解放福建、建设福建。7月1日晚,我部通过铁路由嘉兴向福建开进。8月17日解放福州,9月20日解放漳州。尔后,就在漳州以东的九龙江沿岸进行渡海作战训练,准备解放厦门。10月1日传来了特大喜讯:毛主席在天安门上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练兵场上沸腾起来,大家激动地流下了热泪,干部战士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我们几代人前赴后继、赴汤蹈火与帝国主义、蒋介石反动派战斗几十年,就是为了有这一天,人民有了自己的国家。当天晚上,以连为单位开了庆祝会,干部战士纷纷表示要练好兵、打好仗,坚决消灭敌人,解放厦门,向新中国献礼。广大指战员士气高涨,战斗气氛强烈,纷纷请战。在人民群众支援下,迅速筹集了大量的作战物资和船只,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战前大练兵,训练渡海作战的战术、技术。

  当时,国民党兵败如山倒,虽然是惊弓之鸟,犹存狗急跳墙之势。龟缩在厦门、鼓浪屿的敌军是刘汝明第八兵团率3个军5个师的番号,还有工兵团、宪兵团、要塞总队及战车营等共3万余人。在战区长官汤恩伯的直接指挥下,调整了部署,以日寇侵占厦门期间修筑的永备工事为基础,抢修了大量的明碉暗堡和各种附防障碍,再加一水之隔的自然条件,妄想垂死挣扎。

  在进攻发起前夕,部队隐蔽开进,秘密集结在马銮湾南岸的霞阳、黄厝、鳌冠沿海一线。我们在夜间用马车拉、人抬、陆地行舟的方法,把战船从九龙江边运到了起渡沿海,战士们有趣地形容说:“解放军不简单,马车拉‘军舰’。”在马銮湾,我们动员了许多船工,为航渡提供了技术支援。

  解放厦门是我军第一次用渡海登陆作战的形式歼灭敌人重兵集团,全军上下都非常重视,军长周志坚亲自率领各级干部和战斗骨干察看地形,研究在岛屿上打突破的战术,经过详细侦察最后制定了作战方案。我们92师的任务是在湖里、寨上、石湖山一线登陆突破,274团1营和3营是第一梯队,负责在寨上、石湖山登陆打开两个突破口,为后续部队纵深歼敌创造条件。每个一梯队营都有两个第一梯队连,我们一、三营的四个一梯队连都授予了五星红旗,在登陆突破后插到厦门岛上。由于我们对海水的规律、木帆船的性能以及渡海作战的特点研究不够,没有经验,加上北方战士多,大部分不会游泳,游泳训练的时间又短,因此,航渡、抵滩、突破这一阶段并不顺利,打的很艰难。

  10月15日黄昏,我们营各班和船工们乘坐五十多只小木帆船,从黄厝、鳌冠一线开始航渡。计划在海水涨半潮时起渡,预计满潮时到达厦门沿海登陆。但是,由于我们所用的船只有的是海船,有的是江船,大小不一,性能不同。起渡不久,海面刮起了东北风,而且越刮越大,船队被风浪冲乱了队形,破坏了作战建制,造成到达敌前沿的时间也不一致了。我们战前动员时,就要求部队要有这个思想准备,谁先靠岸谁先打,谁在哪里靠岸就在那里打。晚10时许,我们先头部队部分船只抵达石湖山、寨上滩头,争夺前沿的战斗打响了。但后续的船只到半夜左右才陆续抵滩,当时正值落潮,需要跋涉五、六百米的泥滩,才能接近敌人前沿阵地。部队带的装备沉重,除抢弹外,还背着炸药包、手榴弹、爆破筒、铁锹、洋镐等,行动很艰难。

  最先抵滩的是三营八连三排。他们一下船就遭到敌人的火力阻击,轻、重机枪等各种火力压了过来,滩头火光闪闪。副连长范学海、排长吕德盛和几位战士一下船就负伤了,他们忍着伤痛,带着沉重的装备,向前爬行,继续指挥坚持战斗。8班长崔金安,机枪射手吴子清和几位战士,用大刀砍断两道铁丝网,冲进敌人阵地。这时敌人从几个方向反扑。吴子清发现左后侧水泥堡有敌人正向他们冲过来,由于一块石头影响他的射界,他英勇地站起来,端着机枪,一边喊着:“狗崽子来吧!老子用机枪欢迎你们!”一边向敌猛射,打退了敌人的反击,自己也壮烈牺牲。这时,发现海边有个水泥堡关着门,里面有敌人,战士们把枪口捅进射孔,逼着他们开了门。从俘虏口中得知,守石胡山的敌人是营部率一个连。经过与敌人六、七个小时的阵地争夺战,我3排连伤员仅剩下12人,但最终保住了既得阵地。战后这个排被命名为“登陆先锋排”。

  在寨上一营这个突破口,这里泥滩更大更深。我们一营经几个小时的激烈争夺,突破口仍然打不开,此时又开始涨潮了。一些不懂水性的同志被淹得晕了过去,有的还被淹死了。部队被海水分隔得这里一堆,那里一群,集中不起来;轻、重机枪在泥滩里没有办法架起来。情况虽然十分困难、复杂,但我指战员发扬一往无前的精神,战士们跪在泥滩里用双手举着轻、重机枪的脚架,让射手打击敌人,掩护部队趟着泥水前进。眼看距离敌人只有三五十公尺了。可是我们身上所携带的炸药包、手榴弹等被海水浸湿了,失去了作用。敌人用照明弹、探照灯把滩头和海面照得如白天一样,火力猛烈,手榴弹成排地向我们扔下来。我亲眼看到敌人重机枪不用掩体架在陡壁上,向我们扫射,还嚣张地喊话,要我们缴枪投降。敌人还大胆地划着舢板到海里来捞我被淹得迷迷糊糊的同志。三营管理员史学斌和几个战士,被敌人捞上舢板后,还认为是自己人来救他们,当醒来发现捞他们的人戴的是国民党的帽微,手里拿的是卡宾枪,史管理员立即向几位战士暗示,趁敌不备,把敌人推到海里“下饺子”了,缴获了小船和卡宾枪。二连指导员和几位战士淹得不行了也被敌人捞上了岸,等醒来发现敌人准备押着他们往寨上走。指导员向战士传话:“敌人!敌人!”“共产党要挺身而出。”他一声令下,大家一起动手,把几个押他们的敌人消灭了,就地参加了战斗。

  战斗进行到下半夜了,我们心里很清楚,天亮之前不打上去,突不破,就没有胜利的希望。这时候,我们也分不清营指挥所,连指挥所了。营长教导员和跟前几个连的干部研究,挑选了几个水性好的战士,把就近能集中的力量集中起来,也就是五、六十个人,调整弹药,组织火力,向敌人突击。当时在我们跟前还有两门六○炮和五、六发炮弹,可是在泥水里无法架炮。我们好不容易在泥滩下摸到一块大石头架起炮,距敌人只有几十公尺,脚架用不上,只好用手掌握着方向和距离,炮口只比水面高几公分,打一发,往外倒一下水再打。真是神炮手,“上帝保佑”,几发炮弹都落在寨上山头爆炸。正在这时,二连七班副班长陈勤冲上去想用炸药包、手榴弹炸掉离我们最近的一个水泥堡,都因弹药浸水拉不响,眼看着敌人发扬火力。在这紧要关头,他奋不顾身,果断地用自己的身体把炸药包堵住水泥堡的射孔,准备让敌人打响,与敌人同归于尽,掩护部队突破。敌人被他的英雄壮举吓得急忙往后逃跑。陈勤迅速从射孔钻进去,摸到一挺轻机枪,弹壳还烫手呢!他就追着敌人打(战后荣立特等功)。此刻,教导员、指导员们高喊着:“同志们!冲上去,坚决消灭敌人,把五星红旗插上厦门岛!”在火力掩护下,全体指战员把手榴弹、燃烧弹一齐投向敌人,英勇冲击,迅速夺取了寨上山,打开了突破口。黎明时分,一连指导员王盛到营指挥所报告:已经把五星红旗插上了寨上山。当时我们连句鼓励的话也没来得及讲,只是高兴地连声说“好!好!好!”接着,一连占领了寨上及以东的几个小高地。三连向左策应兄弟部队上岸,巩固了突破口。

  天刚蒙蒙亮,全营部队向纵深发展,占领了马垅、塘边、后埔一线高地。二连向塘边进攻,打跑了敌222团团部,占领了后埔、塘边。同一时间,三营和29军的部队在园山以东一带也打得很激烈,敌人用装甲车配合,向他们大规模反击,硝烟迷漫,形势严峻。这时,二营教导员严登山同志带着六连赶上来了,正是火候。我和两位教导员、副营长召集各连的同志商量,我们必须尽快抢占松柏山口,卡住敌人向我反击的要道,防止出现敌人大兵力反击的被动局面。这时候马垅的老百姓真好,家家户户煮好稀饭,冒着战火送到阵地上来。此时,指战员们已经饥肠辘辘。我们感到送来的不只是稀饭,是战区人民群众对共产党、解放军的一片情意,是战斗力!稀饭虽然不多,干部战士互相谦让,最后每个人分喝了一小碗。

  放下饭碗,我们就组织抢占松柏山,没有费多大的劲,就把敌人打跑了,很快占领了松柏山和公路两侧高地。不久,二七五团一营也占领了仙洞山,我们的右翼没有顾虑了,但左翼园山上的敌人还不断向我们打枪打炮。敌人也很清楚,我们占领了这里,卡住了口子,敌人向北半岛反击的可能就没有了,而我们继续向南半岛进攻有了依托。所以,敌人不惜代价向我反扑,组织成营成团的兵力一下午连续三次向我们发起大规模反击,还有小规模的几次,妄想夺回松柏山,都被我们打垮了。我依托高地打得英勇顽强,自己伤亡也大,一营、二营总共在这里只有200多人,子弹、手榴弹也不多了,战士们就把石头拣在一起,准备与敌人拼。敌人几次反击看的都很清楚,队形很密,为了节约弹药,我们不能早开枪,沉着应战,重机枪也只能当敌人往后跑才追着屁股打,等敌人靠近到三、五十米,再向敌人开枪、扔手榴弹、扔石头,用有限的弹药打击敌人,巩固阵地。重机枪手张锡臣报告:“发现在乌石铺村边有几个敌人的指挥官在活动,打不打?”我说:“看准了就打。”一个点射,就把他们消灭了。后来才知道打死的敌人中有一个是222团团长,张锡臣荣立了一等功。敌人狗急跳墙,最后用几辆卡车架着轻、重机枪,装着兵,由江头经乌石埔直冲松柏山口,掀起的灰尘看不清,战士们喊:“敌人坦克!坦克!”敌人还没有冲过山口,正合我们的味口,路东侧二营的两挺92式重机枪和轻机枪、步枪突然开火,西侧山头上的战士们往下投弹,打的干脆,几分钟敌人就丢下卡车和残局窜回去了。我看了一下,山口上还有两部着火的卡车、死伤的敌人和车上的机枪。

  天慢慢黑下来了,发现敌人十四辆卡车由市区向江头开来,估计敌人晚上还会反击。晚上七、八点钟,兄弟部队打下了园山后,这一夜敌人再也没有动静。从打突破口到16日一天的纵深战斗,敌众我寡,各兄弟部队发扬了我军优良传统,主动协同的很好,枪声就是命令,靠到哪里就听哪里指挥,就在哪里打,互相配合,占领巩固了北半岛,为继续向南半岛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这是非常可贵的。

  16日傍晚,团指挥所和后续部队都上岛了,组织继续向南半岛进攻。

  17日拂晓,我派一连副连长班文和带一个班到乌石埔(敌团部)、江头(敌师部)侦察敌情,他们回来第一个战士报告:乌石埔没有敌人,估计敌人要逃跑。接着第二个回来的战士报告,洋房子也没有敌人。敌人跑了!我们要乘胜追击!二连先头,一、三连在营部后面,以猛虎下山之势追击敌人,各部队信号弹一直向前打,路标密密麻麻。我营部率一、三连、机枪连追上梧村南山,打退敌人抵抗后,挺进到东坪山社,敌人摇起了白旗投降。我俘敌团222团残部团副以下一千余人。在收缴武器时,发现敌机枪连士兵还在集中擦拭重机枪。我立即命令他们马上把武器交到指定地点,敌机枪连长立正笑嘻嘻地说:“长官,我们把枪擦好了,交给你们去打老蒋嘛。”经研究,由教导员带担架排就地看押俘虏,我组织部队下山,三连在前,一连在后,截歼由石围头、黄厝向白石炮台方向撤逃之敌。到了山下发现一连没跟上来,东坪山社以东高地枪声很激烈。从望远镜里看到都是穿敌军服装的人,估计可能是那千把俘虏反了,一连在战斗。立即组织三连返回往山上打,我亲自带一挺轻机枪,当接近敌人时,敌人又出来摇白旗,由我部队押着敌人一路往山下梧村方向去了。这时还不到12点,见到杨教导员才知道,“这一千俘虏没有动,一连与敌人在几个小山头转着打,伤亡很大,班文和同志牺牲了。”

  我营另一路由副营长季翔轩带着先头二连从市区东侧越过万石岩一些小高地,直插到厦门大学,遭敌人猛烈抵抗。打退敌人后,继续往前追击,在胡里山炮台以东曾厝垵和东西海边,俘敌三千余人。

  我团二营部率四、五连由江头沿埔园、洪山柄插到石胃头,歼敌一部,缴获敌人六部汽车,俘虏中有个带左轮手枪的连长。我五连七班长孙继伯立即带全班上了一部汽车,押着敌连长穿过敌稀稀拉拉溃逃的队形,往白石炮台方向追击,发现塔头村里外很乱,就问敌连长:“村里有什么官?”敌连长说,“师部在村里,有什么官不知道。”七班就押着他进了村,到一座小四合院的门口,敌连长指着说,“就这里。”孙继伯对七班作了部署后,和一名战士端着冲锋枪迅速堵住敌师部大门,高喊:“叫你们师长赶快出来!”不一会,有四个军官走出来。孙继伯审视着他们问:“谁是师长!快说!”一个戴黑眼镜的点点头说:“我是七十四师师长李益智,你是共军的什么人?”孙继伯心想把自己的职务说大了他不信,说小了又怕敌人不听调动,干脆说:“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排长!就是战士也有权命令你缴枪,我们部队已把你们包围了。我们是优待俘虏的,快下令停止抵抗!”李益智无可奈何,低下头回到屋里。一个自称是副师长的人倒很“听话”,立即向他的残部打电话通知停止抵抗。这时,二营部队都赶到了,迅速包围了塔头村。敌人按命令成营成团缴了枪,敌中将师长以下4000余人成了俘虏。

  整个解放厦门的战斗在1949年10月17日的12时左右胜利结束。据资料统计,共歼敌二万七千多人,我所在的274团俘敌约一万一千人,其中我营俘敌四千五百人,部队伤亡也很大,仅我们营伤亡就二百多人。

  厦门战役的胜利来之不易,靠的是上级的英明指挥;靠的是各兄弟部队的密切配合;靠的是全体指战员不怕艰难困苦、连续作战、英勇牺牲的精神;靠的是人民群众和地方党、政以及游击队的大力支援;靠的是共产党员冲锋在前的模范作用,是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世世代代不能忘记!

  厦门解放已经六十多年了。这六十多年间,前一半时间以战备为主,后一半时间以建设为主,厦门军民始终团结一心,为捍卫祖国统一,建设美丽厦门作出了不懈的努力。我在这里度过了四十多年,解放厦门、保卫厦门、建设厦门,我都亲身经历过,感情很深。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厦门经济特区飞速发展,日新月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年我们靠小木船、泅渡登陆,今天两岸已多座大桥和海底隧道相连;当年我们登陆的突破口,今天建成了现代的港口;当年的前沿阵地,今天是花园式的环岛路。看到这一切我们的心情无比喜悦,倍受鼓舞。厦门人民没有辜负为解放厦门而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们的希望,烈士们的鲜血没有白流,他们也会含笑九泉。我衷心祝愿:厦门作为经济特区和海峡西岸重要中心城市,一定能充分发挥先行先试和龙头示范作用,努力在两个先行区建设中作示范当榜样。为推进海峡西岸经济区建设和促进祖国统一大业作出新的贡献。

 


【一键分享东北新闻网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中国新闻网 新华网 )
[责任编辑: 张珺 ]
关键词: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报道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